庐山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江西景点 > 庐山旅游景点 >

庐山白鹿洞书院

时间:2014-05-25 18:21来源:未知 作者:吴从兵 点击:
白鹿洞书院,中国四大书院,庐山白鹿洞

          白鹿洞书院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首,很多朋友只知中国有个白鹿洞书院,却不知白鹿洞书院在什么地方,它就在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境内,背靠庐山五老峰,其得名由来唐白鹿洞书院正门朝的李在未成名之前,在庐山的白鹿洞书院读书(785-804年),传说他养有一白鹿非常通人性,李勃每次要买什么东西时候就让白鹿代步,把白鹿洞书院需买的东西名称写在纸上,放在铜钱,白鹿会到镇上的商铺把东西给带回来,人们看他所养白鹿,称之为白鹿先生,又因所居之处群山环绕,从高空看像是一个洞,故得名,后人看白鹿无鹿,便置办一石鹿。
     五代时白鹿洞归浔阳管辖,公元940年,南唐李氏王朝在白鹿洞设立庐山国学,也称庐山国子监。朝延派国子监助教李善道前来主持工作,并任洞主。南唐中主李璟在未即位之前也在此读书,后来当皇帝时就把这里设为了书院,成为当时的最高学府庐山国学与当时南京国子监齐名,为官办学院。    宋代时,书院归江南东路江洲德化县管辖,人们在庐山国学的旧址上重建学馆,后称之为书院或书堂。
     南宋6年,淳熙六年(1179年)朱熹任知南康军(也就是今天的九江市的星子县),把书院重新修整,亲任洞主请来当时的名流大儒前来任教,并置办学田,制定院白鹿洞状元门规。也就形成了今年的教学规章制度的前身,白鹿书院也因此成为了宋代四大书院之首。朱熹在这里开创性的提出开坛讲义的制度,由学生提出问题老师来回答,按现的说法是从输灌式教学改变为互动式教学,开创了教育改革制度的先例。
      元代时,白鹿洞书院也有发展,明初解缙说:“白鹿洞书院元尤盛”、明代书院一度被烧,一直到明正统三年才重建、清初时白鹿书院虽是游白鹿洞诗歌碑刻在二朝交替,但也没有被废,光绪27年,清政府下令书院改学堂,书院停办。    书院由五个院落组成,主体建筑为棂灵门、泮池、状元桥、礼圣门、礼圣殿。棂灵门始建于明成化二年(1447年),为南康知府何濬所建,明弘治十一年,南康知府苏葵重修,初为木制构造,后改为石柱,它是白鹿洞书院现存最古老的建筑之一。泮池为棂灵门内泮池,为学宫前水池。礼圣门为书院之正门,初为宋淳熙九年朱熹遗钱三十万给南康知军钱闻诗嘱其所建。礼圣殿1183年所建,元未被毁,明正统三年(1438年)南康知府兴建易名大成殿,明弘治十一年江西提学重建。殿中孔子像祖为唐吴道子所绘,现为1980年重修时按原样模刻。上有康熙手书“万世师表”,下供有石质神龛,后壁有朱熹手书忠、孝、廉、节四字。

  枕流桥为贯道溪峡上,单拱石构桥,桥下有石刻枕流二字故名,桥长12.5米,宽3.2米,初为1180年所修建,此点也是庐山恋时外影之一,为白鹿洞书院的最后一个景点,最初没公路的时候这也是进入书院之必经之所。
      白鹿洞书院是庐山旅游三线景区的一个重要的一环节,它和庐山脚下的李白瀑布秀峰景区、观音桥景区组成了一道庐山文化旅游的一条风景线。

     白鹿洞书院祭祀的对象颇为繁多,诸如先圣、先儒、先贤、乡贤、名宦等。因其身份差异,往往在不同的祠庙中进行祭祀活动。除大成殿外,白鹿洞书院尚有宗儒祠、先贤祠、二先生祠、三先生祠、忠节祠、鲁公祠、邵康节祠、紫阳祠、白鹿洞等。
1.大成殿
    大成殿(又称礼圣殿)取义于《孟子·万章下》“孔子之谓集大成”语,是专门祭祀孔子及其弟子的祠庙,一般称文庙或孑L庙。白鹿洞书院塑像祭孔,始于北宋。咸平四年(1001),宋真宗赵恒命有司修缮白鹿洞孔子庙堂。咸平五年重新修整,塑孔子及其弟子像(朱熹《延和殿奏事》)。其后“莽为丘墟”(朱熹《书院成告先圣文》)。南宋淳熙九年(1182),朱熹赴浙东提举后,遗钱三十万嘱继任知军钱闻诗“建礼圣殿并两庑,塑绘孔子十哲等像。越二年,军守朱端章加板壁,绘从白鹿洞书院枕流石祀者像”(李梦阳《白鹿洞书院新志·沿革志》)。这应是白鹿洞书院兴建礼圣殿的滥觞。白鹿洞书院祭孔虽然早已有之,不过朱熹兴复书院之时,并非在祠庙祭孔,有时在讲堂举行祭典而已。元末书院毁于兵燹,“殿堂斋舍鞠为茂草”(胡俨《重建白鹿洞书院记》)。明正统三年(1438).南康知军翟溥福重新修建自鹿洞,“先作礼圣殿、大成门、贯道门”(胡俨《重建白鹿洞书院记》)。祠庙有殿有门,应比宋、元建筑更加宏伟壮观,奠定明、清
建筑的基础。明弘治十年(1497),提学佥事苏葵与知府刘定昌重
 

 白鹿洞书院祭祀的对象颇为繁多,诸如先圣、先儒、先贤、乡贤、名宦等。因其身份差异,往往在不同的祠庙中进行祭祀活动。除大成殿外,白鹿洞书院有宗儒祠、先贤祠、二先生祠、三先生祠、忠节祠、鲁公祠、邵康节祠、紫阳祠、白鹿洞等。
1.大成殿
    大成殿(又称礼圣殿)取义于《孟子·万章下》“孔子之谓集大成”语,是专门祭祀孔子及其弟子的祠庙,一般称文庙或孑L庙。    白鹿洞书院塑像祭孔,始于北宋。咸平四年(1001),宋真宗赵恒命有司修缮白鹿洞孔子庙堂。咸平五年重新修整,塑孔子及其弟子像(朱熹《延和殿奏事》)。其后“莽为丘墟”(朱熹《书院成告先圣文》)。南宋淳熙九年(1182),朱熹赴浙东提举后,遗钱三十万嘱继任知军钱闻诗“建礼圣殿并两庑,塑绘孔子十哲等像。越二年,
军守朱端章加板壁,绘从祀者像”(李梦阳《白鹿洞书院新志·沿革志》)。这应是白鹿洞书院兴建礼圣殿的滥觞。白鹿洞书院祭孔虽然早已有之,不过朱熹兴复书院之时,并非在祠庙祭孔,有时在讲堂举行祭典而已。元末书院毁于兵燹,“殿堂斋舍鞠为茂草”(胡俨《重建白鹿洞书院记》)。明正统三年(1438).南康知军翟溥福重新修建自鹿洞,“先作礼圣殿、大成门、贯道门”(胡俨《重建白鹿洞书院记》)。祠庙有殿有门,应比宋、元建筑更庐山白鹿洞书院延宾馆加宏伟壮观,奠定明、清建筑的基础。明弘治十年(1497),提学佥事苏葵与知府刘定昌重修白鹿洞,“中为文庙,旁为两庑”(何乔新《重建白鹿洞书院记》)。“中为文庙,为重门……规皆仍旧,而栋宇坚壮数倍”(张元桢《重修白鹿书院记》)。清顺治七年(1650)知府聂应井、徐士仪等以李长春积蓄余俸修复书院。“先新殿庑,次造文会”(李长春《重兴白鹿书院记》)。顺治九年(1652),礼圣殿又见倾欹败漏,李长春、徐士仪捐俸“命工修葺,数月仍还旧观”(熊德扬《重修礼圣殿记》)。康熙五十二年(1713),提学道冀霖重修书院,整饬圣殿及两庑,“随走力之曲阜,逐一临摹真像,至如所摹装塑之,特少加金碧耳。于今正殿两庑,遗容俨然,恍若春秋师弟一堂授受”(冀霖《重修白鹿洞书院记》)。晚期以后,白鹿洞书院迭有修葺,兼及礼圣殿,但其规模都不大。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白鹿洞书院院舍及学田归南康府中学堂使用。从此而后,书院祭祀活动随其停办而终止。
    1980年,政府拔巨资维修礼圣殿、礼圣门等。这些建筑虽不以祭祀为目的,但因其规模和形制乃以明、清建筑为蓝图,这为了解和研究白鹿洞礼圣殿的祭祀对象提供重要的参证。 正位孔立像,传为唐代画家吴道子所绘,现为1980年维修时按原样模刻。上有康熙书“万世师表”匾额,像下有石质石龛、石香炉、石花瓶等。后壁左右有朱熹书“忠、孝、廉、节”四字。
    东配:复圣颜子、述圣子思。
    西配:宗圣曾子、亚圣孟子。
    以上四圣(亦称四配),分置殿之左右,均为线雕。
    东哲:闵损、冉雍、端木赐、仲由、卜商、有若。
    西哲:冉耕、宰予、冉求、言偃、颛孙师、朱熹。
    以上十二贤(亦称十二哲),分置两侧壁左右,均为线雕石质小
像,立于石质龛之上。
    东西庑先贤、先儒分置如下(参清同治《铅山县志》卷九):
    东庑先贤:公孙侨、林放,原宪、南宫适、商瞿、漆雕开、司马耕、
梁缠、冉孺、伯虔、冉季、漆雕徒文、漆雕哆、公西赤、任不齐、公良 孺、公肩定、鄹单、罕夫黑、荣旃、左人郢、郑国、原元、廉洁、叔仲曾、
    公西舆如、邦巽、陈元、琴张、步叔乘、秦非、颜哙、颜何、县宣、牧皮、
    乐正克、万章、周敦颐、程颢、邵雍。
    西庑先贤:蘧瑗、澹台灭明、宓不齐、公冶长、公皙哀、高柴、樊
    须、商泽、巫马施、颜辛、曹恤、公孙龙、秦商、颜高、壤驷赤、石作蜀、
    公夏首、后处、奚容蒇、颜祖、句井疆、秦祖、县成、公祖句兹、燕仅、
    乐敦、狄黑、孔忠、公西藏、颜之仆、施之常、申枨、左邱明、秦冉、公
    明仪、公都子、公孙丑、张载、程颐。
    东庑先儒:公羊高、伏胜、毛亨、孔安国、后苍、郑康成、范宁、陆
    贽、范仲淹、欧阳修、司马光、谢良佐、罗从彦、李纲、张械、陆九渊、
    陈淳、真德秀、何基、文天祥、赵复、金履祥、陈程、方孝孺、薛碹、胡
    居仁、罗钦顺、吕楠、刘宗周、孙其逢、陆陇其、张履祥。
    西庑先儒:谷梁赤、高堂生、董仲舒、毛苌、杜子春、诸葛亮、王
    通、韩愈、胡瑗、韩琦、杨时、尹焯、胡安国、李侗、吕祖谦、袁燮、黄
    蛛、蔡沈、魏了翁、王柏、陆秀夫、许衡、吴澄、许谦、曹端、陈献章、蔡
    清、王守仁、吕坤、黄道周、汤斌。
    2.宗儒祠
    宗儒祠,旧称三贤祠。宋淳熙十年(1183):朱熹离南康,诺生
    立朱熹生祠,朱熹移书撤之。宋开禧元年(1205),山长李中主等修
    葺书院,诸生以周敦颐、程颢、程颐、朱熹合祀于书院,后废。明正
    统三年(1438),南康知府翟溥福重建白鹿洞书院,立三贤祠。祀朱
    熹、李宾客、周敦颐三先生,以陶渊明、刘凝之、陈了翁、刘道源为
    配。明弘治十年(1497),提学佥事苏葵与知府刘定昌重建书院,特
    创周、朱二先生祠,迁李宾客主于别室。明弘治十四年(1501),提
    学副使邵宝改周、朱二先生祠为宗儒祠。祀周、朱,并以林用之、黄
    翰、蔡沈、黄灏、李燔、胡泳、吕炎、吕焘、彭方、周耜、彭蠡、张洽、冯
    椅、陈宓等十四人从祀。明嘉靖七年(1528),提学副使赵渊增祀陆
九渊于崇儒祠。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提学副使钱价祀王守仁于宗儒祠,以陈褪配享。清顺治十七年(1660),重修宗儒祠,祠周敦颐、朱熹、陆九渊、王阳明四先生,两翼以林用之等十五人配享。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熊士伯呈请专祀朱熹,于白鹿洞建紫阳祠祀朱熹,以林用之等十五人配享。原宗儒祠祀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邵雍、陆九渊、王守仁诸先生。今日朱子祠之西有报功祠,相当旧时宗儒祠的位置,已改为“庐山白鹿洞书院史展览”。宗儒祠
祭杷的对象大致都是历代有功于白鹿洞的学者。
3.先贤祠
    明正统三年(1438),南康知府翟溥福重修白鹿洞书院,始作先贤祠(胡俨《重建白鹿洞书院记》),在礼圣殿西(彭时《重修白鹿洞书院记》)。据毛德琦《白鹿洞书院志·先献》记载,先贤祠祭祀对象汁有十八人:
  唐——李涉、李渤、颜翊。
  五代——李善道、朱弼。
  宋——刘元亨、明起、刘涣、陈瑾、刘恕。
  元——黄异。
  明——李龄、胡居仁、苏葵、陈铨、邵宝、蔡清、唐龙。
  以上十八人多为白鹿洞洞主或有功之名官。或增宋钱闻诗、清汤来贺二人,则计二十人(查慎行《庐山游记》)。万历四十二年,“先贤”,旋复旧名(毛德琦《白鹿书院志·沿革》)。
4.二先生祠
  明弘治十年(1497),江西提学苏葵与南康知府刘定昌,在巡按lj宗锡支持下倡修书院,特创专祀周敦颐、朱熹之祠。“明伦堂左lI故有三贤祠,以祀李宾客,周、朱二夫子,而附以陶、刘诸贤位,各以”列。侍御(王宗锡)深谓非宜,特创祠尊二夫子,而陶、李诸贤则别祠于其西焉”(张元桢《重修白鹿洞书院记》)。弘治十四年(1501),江西提学副使邵宝改二先生祠(旧称三贤祠)为宗儒祠(李梦阳《宗儒祠记》)。参上文“宗儒祠”。又据蒋国祥《重建二贤祠
记》,“府旧有祠,在儒学旁,朱子建以祠周子,配以二程,张敬夫为之记。朱子殁,军守陈宓以二程别有从祀,乃奉周与朱同祀,此二贤祠所由防也。”则南宋已有二贤祠,明清犹在。
  5.三先生祠
  康熙十六年(1677),布政使姚启盛、提学道邵吴远与伦品卓重修白鹿书院,始建三先生祠,以邵宝、李梦阳、邵吴远并祀。据黄云师《鹿洞三先生祠记》(见廖文英《白鹿洞书院志》增补本)载三先生“相距且百七十二余载,尤加意于庐山国学,其规条皆可世守,长养成就,三先生之功为多。”
  6.邵康节祠
  康熙二十八年(1689),江西提学道邵延龄为纪念其先人邵雍首建康节祠。邵雍素为朱熹所景仰,曾刻邵氏诗供书院生徒学习。邵祠之建,所谓“成朱子志也”(邵延龄《建邵康节祠记》)。邵祠以邵宝、邵锐、邵吴远三人为配,因其为同宗,且先后视学白鹿洞。又以李梦阳、蔡清、侯峒曾祀三先生祠。按察司副使巡道和其衷呈请以邵良杰从祠邵祠。良杰先后两次在白鹿洞掌教十余年。详见和其衷《邵解元从祀康节祠记》(同治《都昌县志》)。
7.忠节祠
    明弘治十四年(1501),江西提学副使邵宝创忠节祠祀诸葛亮、陶潜。万历十九年(1591),南康知府田琯等重创忠节祠。二先生“精忠大节,名载篆图,所谓百代殊绝人物也”(田,琯《白鹿洞书院忠节祠记》)。

  8.鲁公祠
  祀唐颜真卿,以其裔孙翊配(周伟《白鹿洞书院志·祀典志》)。颜氏为唐代名臣,且为书法大家,今秀峰尚存其所书《大唐中兴颂》石刻。
  9.紫阳祠
  朱熹离任南康后,诸生徒曾为他在白鹿洞立生祠,旋由朱熹反对而撤除。宋开禧元年(1205),诸生徒以周敦颐、程颐、程灏和朱熹合祀于讲堂。明正统三年(1438),南康知府翟溥福建三贤祠于大成殿之右,祀周敦颐、朱熹、李渤。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南康府学教授兼主白鹿洞书院,教事熊士奇“更于宗儒堂外,择先贤旧址,特建祠一所,前后二进,专祀朱子,东西位配以鹿洞从事者十有四人,额其门日白鹿洞紫阳书院”(张象文文公朱子专祠碑记)。原朱熹门徒林用之、蔡沈、黄棘、吕炎、吕焘、胡泳、李燔、黄灏、彭方、周耜、彭蠡、冯椅、张洽、陈宓及陈菘等十五人木主由宗儒祠随迁紫祠从祀(毛德琦《白鹿洞书院志·沿革》)。这是白鹿洞书院为朱装及其门徒立专祠之始。宗儒祠则祀周敦颐、程颐、程灏、张载、邵队陆九渊、王守仁等学者。紫阳祠今又称朱子祠,在礼圣殿之右。诩勾陈列朱熹、周敦颐、程颐、程灏、陆九渊及其门徒十四人。
10.白鹿洞
    白鹿洞本无山洞或石洞,嘉靖九年(1530)知府王溱始辟山为驯,已德琦《白鹿洞书院志·沿革》载,“初,鹿洞有名无洞,嘉靖甲I府王溱乃辟讲修堂后山为之,筑台于上。知府何岩凿石鹿置洞中。参议葛寅亮毁石鹿藏于洞下,即今彝伦堂之后,上为思贤亭”凿洞之时,王氏曾撰《新辟石洞告后土文》以祭祀后土之神。综观白鹿洞历代祭祀的对象,大致可分先圣、先儒、先贤、朱。故宋代学者吕大临日:“释菜,礼之至简者也。不在多品,贵其
诚也。”
    对于“释采”,清代学者也解释为“释去吉衣”(详《仪礼‘士丧礼》“君释采入门”下胡培翠《正义》)。虽可备一说,但与后代书院
之所谓“释菜”并无关系。兹不详载。
  释奠
  “释奠”之“释”字也应训释为“置”,详上举“释菜”。至于“释奠”之“奠”,乃“祭奠”之“奠”。
    《礼记·文王世子》“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秋冬亦如之。凡始立学者,必释奠于先圣先师。”郑玄注:“官谓礼乐诗书之官。
《周礼》日,凡有道者、有德者使教焉,死则以为乐祖,祭于瞽宗,此之谓先师之类也……释奠者,设荐馔酌奠而已。”孔颖达疏:“以其释奠直奠置于物,无食饮酬酢之事,故云设荐馔酌奠而已。”《文献通考·学校考·祠祭褒赠先圣先师》:“《礼书》日,奠者,陈而奠之也……古者释奠或施于山川,或施于庙社,或施于学……山川庙社之祭,不止于释奠;学之祭,释奠而已。贾公彦日,非时而祭日奠,此为山川庙社而言之也;学之释奠则有常时者,有非时者。《文王世子》凡学,春,官释奠于先圣先师,秋冬亦如之。郑氏日,不言夏,夏从春可知,此常时之释奠也。凡始立学,天子视学,出征执有罪,反
以讯馘告,必释奠蔫,此非时之释奠也。”
    根据先秦典籍记载,释奠之场合甚广。后代书院之“释奠”,显然只适合于“学”。其礼于春秋行之,也合于古礼。
    “释奠”与“释菜”的区别据经传所记,似乎在于“用牲”与“用菜”。《礼记,王制》:“出征执有罪,反,释奠于学,以讯馘告。”孔颖
达疏:“郑玄注云,释菜,礼轻也,则释菜惟释蓣藻而已,无牲牢,无币帛……是释奠有牲牢,又有币帛,无用菜之文。”祭祀仪式
  先秦古礼难考其详,后代书院祭祀于古礼或有损益。白鹿书院诸志所载祀典,以明郑廷鹄《白鹿洞志》最为详备。全文如下:洞学有祠,为释菜设也。释菜,礼之最质者。何取焉?示敬道
也。夫道原于天,先师得天之统而以率人,故人人不失其天之所以与我者,是能以天之道事之也,故从其质。质也者,文之所由生也,故加释奠焉。洞自文公创修是礼,又以钱遗后守,建礼圣殿,其所从来久矣。抠衣而入其门者,尚可不知所敬业乎?然祀有品仪,齐有中制,不揆侗昧,愿言相之,以俟知礼者择焉。
    礼圣殿释菜
    《周礼》:“春,入学,舍菜合舞。”《学记》亦云:“大学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有常期可知矣。郑玄注日:“菜,蘋蘩之属。”吕大日:“释菜,礼之至简者也。不在多品,贵其诚也o”有常品可知矣。本洞释菜之礼,每岁孟春,郡守送诸生入书院则行,先期主洞、教官择吉日请具祭品行礼,斋戒三日。至日,郡守主祭,礼毕,升堂,训诲诸生。凡遇提学宪臣初入书院则行,主洞、教官初至书院则行,具品斋戒如前。
    日期:岁首择吉日入书院。至书院,用次日或第三日。
    献官:岁首南康府官入书院。至书院,本官。
    分献官:岁首南康府佐贰官,或教官入书院。至书院,以当时从官或堂长、直学。
     白鹿洞碑刻众多,共有225通,其中古代121通,现代104通。现存具有规约性石碑六通。《朱子洞规》1682年,《朱子白鹿洞教条》1738年、《鹿洞书院续规》1770年、《历学约言小引》1752年、《谕白鹿洞诸生》、《体用一源 知行并进》1785年。
    1910年,白鹿洞旧址改建为江西省林业学堂,到了蒋介石在音庐山时一度想把白鹿书院建成中正大学,后一直忙于内战未顾及此,倒是在庐山办起了军官训练团。日本人占领庐山时这个地方因为交通不便,地处较偏,因而得以逃脱战火而幸存。新中国成立后,白鹿洞列为江西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归属庐山风景名胜区管辖辖,1988年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0年成立了庐山白鹿洞书院管理委员会。在1996年联合国教科文化专家来庐山考查第一站就是此处,他们都被这里优美的自然风景和完好的古建筑所折服,都惊叹原来世界上最早的大学和最美的大学就在这里。庐山被评为世界文化景观,这庐山白鹿洞书院也是功不可没。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