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庐山诗词 > 庐山名人 >

人文圣山 庐山

时间:2012-02-20 07:1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人文圣山 ,庐山

      人文圣山 庐山

     庐山是中国著名的人文圣山,同时也是政治名山,宗教名山,地质名山,上世纪毛泽东在庐山开过三次著名的庐山会议,庐山一度成为中国的政治中心,蒋介石在庐山呆过十多年,史学家称这段时间为夏都。同时庐山也是中国的宗教名山,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一代名僧慧远在庐山脚下开创了中国的净土宗,史称莲宗。著名的道人陆修静在庐山也影响深远,是他们让庐山成为了一个山上多种宗教并存的局面。当然更有本乡本土的一代田园派诗人,采蓠东南下,悠然见南山。众多的文化给庐山留下的是千古绝唱,更是留给我们后人的无穷财富。在让我们回味庐山的时候细细的品味。
       庐山云雾非常多,一年中约有200多天,庐山的诸峰在飘缈不定的云雾中忽隐忽现,仿佛天上的瑶池飘落人间,仍旧带着恋恋不舍的仙气。倘若天空放晴,云雾散尽,便惊鸿一现般显露出群峰叠翠,深谷幽涧,以及那些掩映在莽莽群山中,鳞次栉比的文化景观。古往今来,这座大山不知折服了多少英雄和才子,亦不知见证过多少幕历史的大戏。但即便如此,几千年来的尘世间也未尝有哪一双眼睛可以勘破它的全貌。在庐山博物馆的化石陈列室里,石头们安静地讲述着关于这座山是如何被孕育的古老故事:三百万年前的一个午后,这只多足甲虫正在懒洋洋地趴在崖石上享受阳光。

    (10亿年前这里原是浅海沉积的古老地层,经历反复几次的抬升和陆沉,最终才浮出水面。此后2千万年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中,地层开始断裂,裂隙处在地壳的挤压下缓慢上升,初现山的样子。到了距今300万年前,这个山谷同星球上其他地方一样,正在经历着冰川世纪。)

     这时,大地忽然开始抖动,巨大的冰晶推搡着已经不堪重负的岩石和沙砾跌下山崖,沉睡的冰河开始苏醒,那些随波逐流的岩石用刀锋一样的棱角,切割着所经之处的每一寸浅滩和山体。----这就是科学家所说的第四纪冰川运动。
冰河之下暗流涌动了几百万年,自然的秩序重被书写,崭新的和更高大的植被开始覆盖山野,谷地被冲刷得更加开敞平缓。潺潺溪流,层层跌落在隙与低谷中,那些散落在山间冰河世纪的遗迹,在人类看来已经凝固成了一种极其罕见的风景。

    喜马拉雅运动或第四纪冰川运动,我们把它叫做雕塑家制作粗模、粗模型,就像甩泥巴一样,建好了一个粗的模型,最后由于地质环境的演变,庐山地区的气候变暖,冰雪融化,最后是几万年以来的流水作用,又细细打磨了粗的模型,使庐山的地质景观越来越美丽,形成了现在庐山的美丽景观。

    自然造化恩宠于斯,在一马平川在长江中下的平原,庐山拔地而起,襟江带湖,峰险涧深,云蒸霞蔚,自成一派风姿,它的四周,匍匐着低矮的丘陵,无边的原野苍茫的江湖,世代繁衍在此的人们,也有赖青山的惠泽,春种秋收,夏忙冬藏,休养生息,洋洋自得于天地之间。
据史学家考证,早在新石器晚期,庐山周围便有人类生活,在人类的童年时代,先民用无数的神话传说勾勒着他们看到的大千世界,那些传说至今仍在高山低谷间随风传颂……

    庐山流传最广的当是匡俗的故事:周武烈王时代,一个叫匡俗的人进庐山求仙学道,天子想请他出山,匡俗据不肯从,当人们找到匡俗的住处,却只见到一间茅庐,匡俗从此不知所终。庐山之所以叫庐山,又或叫匡庐,就是因为这个叫匡俗的人。关于“庐山”二字何时最早见诸文字,说法不一。近代学者王国维曾考证得出:早在战国时代一本名为《竹书纪年》的书中就有“王南巡狩至九江庐山”的记载。可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庐山”这两个字之所以耳熟能详,却完全是始自一位书写历史的汉朝人——公元前126年,汉武帝元朔三年,一个年轻人在远离中原的庐山上进行他人生的探索。他站在山巅,眺望传说中大禹治水时疏理过的九江。30年后,他为这次经历写下了十字的感慨:“余南登庐山,观禹疏九江”。他,就是官居太史公的司马迁,而那部写下庐山名字的奇书便是被誉为史家之绝唱的《史记》。直到今天,司马迁所登的庐山主峰大汉阳峰上仍有禹王台等遗迹及后世碑刻追忆大禹的对联。
    “庐山”第一次正式登上历史的舞台,竞是由这样一个伟大的人物和这样一部经典的史书来为它报幕,当是何等的幸运,正因为这十个字,庐山永别了蛮荒蒙昧的时代。
     公元220年,辉煌了400余年的大汉王朝宣告谢幕,中国历史进入到继春秋战国时代之后的又一次离乱动荡。三国归晋、八王之乱、乃至五胡乱华……随着北方游牧民族的日渐强大,公元四世纪前叶,华夏文明的中心被迫由中原开始了向长江中下游的偏移。这场持续了两个世纪之久的大迁徙,史称“永嘉南渡”。此时的庐山尽管已被载入正史,但在华夏圈中,仍然是座名气甚小的山岳,人们还没有意识到正是这场前所未有的文明的大迁從,将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其中庐山将一个大步跨入它的人文历史,并从此成为中华文化史上一个再也无法忽视的焦点。
据统计,遍布庐山的摩崖石刻共有900多处,在这些潇洒遒劲的字迹酣畅淋漓的诗文背后,记录着生命与大山一次次伟大的相遇。但是在庐山剪刀峡同,已经眼花瞭乱的游人们往往不会留留意到在一块斑驳的岩石之上竞然浮现着一副画像,纵是年代久远,风雨剥蚀,仍然可以看出:画中是一位端坐的僧人。为什么有人会把他的画像雕刻于岩壁之上?这位僧人与庐山又有着怎样的渊源呢?几千年来,亚欧大陆上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之间一直进行着南北向的碰撞和互动,与之相随的是异域文明之间的对话与交融。2500年前,在遥远的恒河流域,随着菩提摇曳,一个影响亚洲乃至世界的宗教——佛教,就开始了自西向东的传播和蔓延,及至东晋时代,佛教在中国已有了300百年的历史。尽管当时的佛教已经受到王室贵族的关注,但是日益逼近的强胡马蹄终究盖过了诵经佛鼓。公元378年,前秦十万大军兵围襄阳,城内高僧道高,不得不遣散门徒,历史记载:厚爱门徒的道安谆谆教导嘱附了每个即将远行的弟子,可当一位来自山西武宁的门徒慧远向他叩别时,他却缄不语,当慧远询问原因时,道安只是说“如汝之人,岂复相忧”。

  文化学者叶曼98岁:慧远很难过,他就跪在地下跟道安法师说“你把这些师兄弟都安排了,你没有给我安排,是不是我是一个最糟糕的弟子,所以你不管我?”道安说“正好相反,他们必须由我做安排,但是你有你的前途,而且是很了不起的前途,不是我安排的,是你自己做的”.

      今天在名刹林立的庐山,人们一如他们的先辈以最为质朴和惯常的方式,表述着他们的信仰。来自遥远次大陆的佛像,在与中国本土文化2000年的融汇中,其深奥的哲理和晦涩的经义早已被重新诠释和改造,变得更为大众所接受。善恶因果,祈求世界圆满,家人平安幸福这些人类最纯朴的思想,在中国人心目中根植下来。如果追溯这一流变的源头,就必须提到这座位于庐山脚下的寺庙—净土宗祖庭东林寺。它的奠基人就是1600年前,远行至此的慧远。
公元381年的晚春,庐山的小路上行走着一个僧人。他就是离开襄阳,已经游历了3年的慧远。这一次他是专程来看望西林寺的住持,他的同门师兄慧永。仿佛真的是机缘和因果,奇山与有缘人相遇了。
     文化学者叶曼98岁:从前学佛的人跟道安的隐士,他们都不愿意在这个红尘扰扰的世间,所以就往乡下、山里面跑,尤其是许多古代的高僧入山,唯恐不深,因为大家追踪他们,所以他们越来越跑到深山里面去,我们就秉承了“天下名山半属僧”。初到庐山的慧远,几乎遍游了山间的景致。史料记载:他经常来到庐山的幽谷中,共清泉流瀑之声,凝神于巨石之上,冥游于物我两忘的境界。慧远大师留存至今的五言诗《游庐山》中最后两句说道“孰是腾九霄,不奋冲天翮;妙词趣自均,一悟超三益”这样身临其境的豁然超悟,令慧远深感尤胜于儒家修身的“三益”之法,他更为庐山写下洋洋六百字的《庐山记》,这被认为是迄今为止第一篇完整描述庐山景致的散文。从这一诗一文中,我们可窥匡庐山山水水是如何荡涤着这颗超越红尘之心,就这样,慧远决定留在庐山。

      公元386年,久慕慧远大名的地方官在西林寺的东边为他建造了一座寺院,名为东林寺,从此慧远卜居庐山36年,直至往生。根据历史记载,慧远在出家之前,是位饱学的儒生,聪慧过人,《高僧传•卷六•释慧远传》是这样描述他的“少为诸生,博综六经,尤善《老》、《庄》”。21岁时,慧远被高僧道安讲经所折报,顿悟后皈依佛门,也许正是少年养成的精神世界和知识结构促成了慧远在庐山东林寺所做出的一切——西元7世纪以前,悉昙梵文就已兴盛于印度,于魏晋时,随佛典传入中国,但当时大部分中国僧保量初见这些高深莫测的文字既难读懂,又难口诵,加之解读方法的不一,导致了佛经翻译的混乱。于是,慧远流遣弟子西行取经求法,并亲自邀请来尼泊尔、古印度,甚至居住在长安的中外高僧齐聚庐山,他们在慧远的主持下,耗时数载将经文译成汉文。魏晋二百年间译出的佛教典籍有700多部,在东林寺翻译的几近三分之一。慧远凭借渊博的学识并没有止步于对佛经的翻译。佛教至东晋时虽在中国已有了300年历史了,但是却始终未能成为主流文化,对于大新中国中国来说,这是个晦涩难懂的外邦信仰。于是,在传播佛经的过程中,慧远开前人未有之先例,将当时本土最为流行儒学、道学、玄学三门学问同外来佛家思想糅合在一起,自然渗透,悄然融合,这样一来,经过他重新解读后的佛学变得广为社会各阶层所接受,这也就是后世所说的“佛教中国化”与“佛教社会化”。

  文化学者叶曼:佛法进入中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的(文化),在古时候成为国家的一个文化,因为佛法的“理”上,非常了不起,非常深奥,有智慧有学识的人很欣赏,以研究佛法为光荣,觉得佛理非常入世,可以上比我们中国原来的儒家、道家,所以他们要研究它,同时在世上又迎合人民崇拜,可以求福报、平安的希望,所以一个外来的宗教成为中国三大文化之一,一定有它的道理,所以我们谈儒家、道家之外,我们不能不知道佛家谈些什么。在佛家之内最普遍的可以说“理入”又“世入”的,这个最好的就是净土宗,

      卜居东林寺的36年间,慧远还将佛教的业报轮回思想结合中国本土文化重新做出诠释,他告诉人们“因为精神不灭,所以有因果报应”。这个观念,影响深远,直到如今。慧远还告诉大家,诚心向佛的人死后,可以转生西方“净土”,进入极乐世界——这就是今天“净土宗”的缘起。它正是被慧远在庐山创立并传播了出来。慧远也因此被后世奉为净土宗的初祖。为表达传播佛学的决心,慧远还亲领一帮隐居在庐山的居士结成白莲社,因此,净土宗后来又被世人称为“莲宗”。

     讲解:那时候慧远的影响,以至于到了西亚今天的阿富汗,甚至包括了伊拉克这一带。以至于有了这么个说法,那边的佛教徒对庐山要行稽首大礼,心献庐岳,也就是以头触地来崇敬庐山,

     就这样,来自印度的佛教在慧远的改造下,充满了中国文化的元素,这为佛教中国化奠定了坚定的基础。自此,东晋时代,中国佛教史上便有了这样的划分——以西域高僧鸠摩罗什所居住的长安为中国北方佛教圣地,与之比肩的就是高僧慧远居住的庐山,为南国佛教圣地。慧远圆寂于公元416年,他的灵骨塔就安放在东林寺旁。

     慧远走后将近半个世纪,中国进入到动荡离乱的南北朝分裂时期。因为乱世中人对于未来的不可预知,宗教热忱在大江南北尘嚣口上,外来佛教和本土道教之间对主导宗教地位的争论日渐激烈。
公元444年,在中国北方爆发了史称北魏灭佛的事件,而在中国南方宗教辩论成为佛道争锋的主要方式。
公元467年,南朝宋的都城建康迎来了全国瞩目睥一次宗教论战,论战一方是号称南朝四百八十寺中遴选出的高僧,而另一边却是在皇帝儿道御诏之下,硬着头皮上场的一位道人。但他一开口,对佛道两教辨析之深刻,知识之渊博令所有人莫不叹服。
道教经典《三洞珠囊》用这样的词语形容了那位道人当时的表现——“标理约辞、解纷挫锐、众人皆服”。他叫陆修静,来自庐山。公元461年,已年过半百的陆修静云游至庐山,游历名山大川的他站在金鸡峰下,还是被这山谷的气象所吸引,道教崇尚自然,清静虚无,谷中的简朴寂然,正切陆修静的心境,于是他停下了脚步,自此他便隐遁在这里著书立说,采药炼丹,植松种竹,一待便是七年。

     中国道教学院、教务负责人周高德讲解:陆修静为什么会选择庐山住下,这就与庐山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有关,庐山东临鄱阳湖,北濒长江,这里有雄伟挺秀的山峰,瞬息万变的云海,飞流直下的瀑布,加上空气新鲜又宁静,有一种远离尘嚣、远离尘世的林秘气氛。历来被道家、佛家视为修行的理想场所。

      今天来到庐山的游客们必到的景点之一就是这个天然洞穴,这是大自然又一个鬼斧神工的杰作,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题诗中“天生一个仙人洞”,更令它扬名四海。许久以来仙人洞就是供奉道教吕祖的府第,人们来到这里焚香叩拜,祈求平安幸福,但他们也许并不清楚本土的道教文化能够至今兴盛不衰,莫不与1600年前陆修静在庐山所做的一系列努力息息相关。
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但一直以来,它却只是以简单的方式在民间流传,其谱系、仪式、方法以及思想都显得零碎和杂乱。在当时引经据典的儒生和理论深厚的佛家都时常嘲笑它的简陋,这一切却因为陆修静隐居庐山的岁月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庐山的七年里,陆修静对天下道藏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全面搜集和整理,历时数载所收集整理的道经共计1000多卷。

    中国道教学院、教务负责人周高德讲解:陆修静将搜集到的道经分为三个大的部类,这就是“洞真部”、“洞玄部”、“洞神部”。用我们的话说简单来就叫“总括三洞”,陆修静天师将整理的道书,把经书录进行编定名为《三洞经书目录》,这是道教史上最早的道书总目录,也是最早的道藏目录。现在我们浏览明版道藏,就能自然而然的想到陆修静天师当年在这一方面做出的贡献。在对道藏进行了大一统的汇总之后,陆修静又开始创制统一的道教仪式,编篡斋戒、仪范等书100余卷,使道教的神氏谱系及理论典籍开始整齐划一。
陆修静天师提倡斋仪,完善斋仪,使道教在南方的宗教意识得以规范得到统一。南方的道教组织,它的活动这个制度也统一起来。在宗教理论体系统一、宗教仪式统一、宗教组织制度统一,这么一个情况下,道教的面貌自然而然的有一个新的发展。所以说在某种意义上陆修静天师是使南方的“天师道”由民间的道教转化为成熟的、正统的道教。

     由于陆修静的一系列改革举措,道教由民间开始步入殿堂,陆修静也被后人尊为南方道教的宗师。而他在庐山南麓修建的太虚观及至北宋,这里都一直是南方道教规模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宫观和修炼场。兴旺时观内住有道人达五六百人,当庐山北麓经慧远的努力而成为南方佛教中心之后,庐山南麓随之也因陆修静的努力而成为了南方的道教中心。同一时代,同处一山,佛道两教既对峙、又同尊,此后陆修静被天子召入都城,讲理说法,直至卒于公元477年,弟子们遵照他生前的心愿将灵柩归葬庐山,辞世后陆修静被追谥为“简寂先生”,取“止烦曰简,远嚣在寂”的意思,太虚观也因此而更名为“简寂观”。历经沧桑,简寂观的遗址今天就隐匿在庐山山坳中,一条不起眼的小路尽头,昔日香火缭绕的盛况不再,但清风徐徐的天地山川都还是当年的样子,无论如何庐山都不能忽略它的东晋时代,外来佛教的中国化和民间道教的殿堂化,几乎同一时代在庐山完成,并由此而走向各自的成熟,这在中国文化史上是一件大事,也是中古文化结构一次意义深远的调整。如何说司马迁的《史记》为庐山展开了人文历史的长卷,那慧远、陆修静就是为庐山文化率先起笔的两位先贤,这样的开山并无电光石火、天崩地裂,然而于无声处,一个属于伟大民族精神世界的山岳,在层累堆积中拔地而起。一切还仅仅是开始,时间如白驹过隙。公元1464年北京紫禁城内,刚刚即位的明成化帝面对着朝野上下内耗激烈的乱局,并没有挺身而出治理朝纲,而是亲笔绘制一幅图画,该图乍看上去为一人哈哈大笑,仔细看却是三个紧紧抱在一起的古人,合三人以为一,达一心之无二,忘彼此之是非,蔼一团之和气,时至今日人们仍然很喜欢这幅图画,因为它寓意着吉祥与和谐,这是人类千百年来不变的祈愿。而“一团和气”也成为一个固定的成语,这幅《御制一团和气图》的题款清楚地交代了三位画中人的姓名,三个人都来自庐山,其中两个正是慧远和陆修静,而那个身形模糊的第三个人又是什么身份?何以在帝王看来,他能够与两位开山的宗师比肩。事实上正是因为这个人的到来,庐山儒释道和谐共处色彩缤纷的人文历史方才拉开大幕。 
      人文圣山专题让更多的人了解庐山,走进庐山,也为来庐山旅游的人员提供一些庐山旅游的资讯素材。希望能对来庐山旅游的朋友们有所帮助。 也希望江西的导游同行们能有机会看到,并对其进一步的了解,共同来发扬一个文化的庐山。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